Category Archives: 中文

笑话

我平常对漫画没有太多感觉,很少读漫画书,但马赞.沙塔碧(Marjane Satrapi)的漫画自传《我在伊朗长大》(Persepolis)把我深深吸引住了。 《我在伊朗长大》从一个小姑娘的角度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伊朗局势。前半部主要讲述一个小女孩马赞试图理解令人不解的伊斯兰革命和暴力。当马赞十四岁,她被父母送到奥地利,从此她陷入身份危机,不论是在奥地利,还是在她十八岁回到伊朗后。这也是书的后半部分的主要内容之一。(马赞现在旅居法国,估计仍不能完全摆脱身份危机。)一本漫画,居然可以如此生动而深刻地展现战争、独裁政治和人性。它真实、诚实、活泼、幽默,更闪烁着智慧。它让人忍俊不禁,让人落泪,让人深思。 其中《笑话》那一篇,尤其令人难忘。一位士兵在战争被炸得四分五裂,然后被拼回人形,又活了。可是医生把他的生殖器拼到屁股后面了!他的新娘发现后,在洞房之夜提出离婚。战时和战后的伊朗,这个笑话流传很广。马赞从一个被战争剥夺了胳膊和腿脚的儿时朋友那儿听到这个笑话,于是懂得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只有当灾难还能承受时,我们才会自怨自哀,一旦超过了这个限度,忍受无法忍受的痛苦的唯一办法就是一笑置之。这和一百多年前马可.吐温说的名言——幽默是经过时间的发酵的悲剧(Humour is tragedy plus time)”——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就忍不住想起网络上流传的许多段子,也就是中国特色的笑话。我前段时间就读过两个关于人民的段子。第一个是周立波谈人民的价值: 一百元里面没有人民, 五十元里面没有人民, 二十元里面没有人民, 十元里面没有人民, 五元里面没有人民, 一元里面没有人民, 只有五毛钱里面有两个人民,二毛钱里面有两个人民,一毛钱里面有两个人民。在人民币里人民总共才值八毛!打开钱包,最痛苦的是各族人民还在,毛XX不见了!
 第二个段子讲“人民”的地方: 
在中国,凡是门口挂“人民”二字招牌的地方,均岗哨林立,充分体现了“人民”的崇高。这些地方一般都是人民无法随意进出的,像“人民政府”、 “人民法院” 等等。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民银行”,还不办理储蓄业务。只有“人民医院”的门可以随意进出,却是人民都不愿意进去的地方……” 这两个诙谐段子,但凡在中国生活的人读了,总要会心一笑的。中国人民讲段子,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中国人民充满了智慧和幽默感?还是像马赞.沙塔碧说的,说明中国人民的痛苦已经超过了能够忍受的限度,只好一笑置之了?

Posted in 中文 | Tagged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笑话

麦当劳把垃圾丢给我们的胃,我们把垃圾丢给地球McDonald’s feed some junk food, some feed our earth trash

终于又去大夫山骑车了。天气很舒服,山林很美丽,听着音乐骑着车子。我觉得很幸福。可是,不多久,我就看到林间被垃圾点缀。觉得有点愤怒。那些人知道来大夫山享受-或者说消费 -自然,却不珍惜自然!下面的第一张图显然在讽刺我们:麦当劳把垃圾丢给我们的胃,我们把垃圾丢给地球!我们总批判麦当劳,是否也要反思一下呢? Finally I rode my bik to Mt. Dafu again. It was a beautiful day and it was such a pleasure to ride my bike through the woods, with music flying into my ears. However, it didn’t take lo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中文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麦当劳把垃圾丢给我们的胃,我们把垃圾丢给地球McDonald’s feed some junk food, some feed our earth trash

路遇喊冤者 Peasant Chen Zhengzhong wants to speak to President Hu

(NOTE: English text below Chinese) 路遇喊冤者,陈正钟,62岁,福建大田人。据其状书,1997年8月,陈被两邻居殴打,告到均溪派出所,被派出所勒索处理费5000元。派出所邱道全等人收银后,继续包庇凶手,并恐吓、毒打陈。01年,陈告状到大田县公安局,被大田公安局范立江等人殴打致残,后又被栽赃陷害,被判坐牢两年半。所听所见,乃一面之词,然若细想,谁愿意拖着残疾的身躯背井离乡,餐风宿露,十年如一日,对有权势者做无结果的“诬告”? Chinese peasant Zhengzhong Chen, 62, of Datian, Fujian, has wanted to talk to President Hu Jingtao for over a decade. Chen claimed to have been beaten by his neighbors, who were protected by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文 | Tagged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路遇喊冤者 Peasant Chen Zhengzhong wants to speak to President Hu

Soledad Bravo takes me into daydreaming 又一个白日梦

听Soledad Bravo,想委内瑞拉,想南美洲,想那些美丽的人,动听的音乐——自然的、人为的,炫丽的色彩,温暖的气息,清凉的空气……一切都是我的幻想。但所有的幻想在我的白日梦里都很真切,我不舍得离开肥皂泡似的白日梦。如果开车穿越那美丽、神秘又有点危险的南美大陆,会有什么样的精彩?连路途的危险都会变成动听的故事,是不是? In chants by Soledad Bravo, I think of Vénézuela and I think of South America. I think of the beautiful people, the mesmerizing sounds and music, the brightening colors, the warm atmosphere and the cool and crispy ai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文 | Tagged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Soledad Bravo takes me into daydreaming 又一个白日梦

Everyday China 2008 不起眼的生活

Everyday China 2008 – Images by xiaomei chen (注:中文在英文下面) I’ve started putting pictures with as many keywords as possible to my photoshelter web account, hoping someone would find one or two or more of them usable – thus sellable.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中文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Everyday China 2008 不起眼的生活

《丑陋的中国人》

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首次发表在八十年代初。当时我还是个小皮孩儿,没读它是很自然的。九十年代中、后期,我大学毕业后手执教鞭,喜欢读书,但就是没有读《丑陋的中国人》。为什么呢?是逆反心理在作怪。《丑陋的中国人》这书名噱头气太重,有炒作的嫌疑。我厌恶炒作,也就“不屑”读它了。 如今看来,我那种“不屑”读它的心理大概正是柏杨批判中国人的陋习之一:虚傲。书还没读,还不知道里头的内容和思想,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对它表示不屑?! 近来,因为在考虑回国发展的可能性,我常常上网读关于中国的消息。离国近七年,发现自己对祖国的现状不太了解,有点恐惧回国。恐惧一方面来自对国内现状的无知,另一方面却是来自对国人陋习的熟悉。因为恐惧,就想更多了解国内目前的情境。我常到华师大韩益民老师的博客读他的文章。韩老师的博文信息量丰富,有很强的思辨性。他理性批判负面事件,同时又不悲观。 昨夜,在韩老师的博客读了关于华师大525事件的零星消息,又去网上搜索相关事件的信息,终于知道事情始末,既觉得悲哀,又欣赏那些大学生的勇气。这是题外话了。对华师大525事件的搜索把我引领到与事件不相关的博客和文章。其中凤凰网一篇博文,说《丑陋的中国人》出世已经过了三十年,中国人仍那么丑陋,仍摆脱不掉酱缸的污染。文章很短,但说得头头是道。我于是跑到新浪读书网,开始读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 读了柏杨的文字,才发现柏杨原来是很可爱的一个老头儿——可惜已经谢世。他的文风泼辣得很,或许有时候有点偏激,对陋习之根本原因的解释也可能不一定完全正确——我的历史和国学根底很浅,没资格做评判,但他的对国人习性的观察却是很到位、很深刻的。从他对国人陋习的抨击能强烈感觉到他对自己文化的热爱和无奈,无异于鲁迅的‘怒气不争,哀其不幸”。但他比鲁迅更直接。 昨夜读了一大半,读得心情澎湃,书没读完,就向妹妹发信推荐此书。今晨起来继续读。读完,发了好一阵呆。心里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觉得要好好梳理读书感想,然后写下来,又有点懒惰。只觉得要买下这书的印刷版,以后要时不时读它,就像女人要照镜子那样。对柏杨先生指出的陋习,无则加勉,有则改之。

Posted in 中文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丑陋的中国人》

半夜听见猫狗叫

应该是在凌晨两、三点以后,又或许是黎明前。总之那时天漆黑, 屋外风紧而冷。她卷睡在地上的床垫,紧裹着一条旧薄的丝绵被,加盖一个睡袋。也不知有没有做梦。忽然间,窗外有狗忽然怒吠、猫同时尖叫。狗吠短促却愤怒,猫叫凄厉而钻心 。她惊醒,悚然,半睁了睡眼,想, 是谁在深更半夜惊怒了熟睡的猫狗?屋外发生什么事情了?偷盗?命案? 50年代那个血淋淋的命案,被Capote写成“In Cold Blood”的那个命案,也是在寒冷、漆黑的凌晨发生的。当时也是冷风紧吹。她企图睁眼,极力环顾四周。四周一片黑。她闭着眼睛告诉自己,屋门锁紧了,房间门也反锁着。她所有的器材都在房里。于是闭眼继续睡。 但那狗的怒吼、猫的尖叫已经实打实地在她心间留下烙印。睡梦中,她时不时睁眼看漆黑的四周,每次都告诉自己,楼下屋门锁紧了,房门反锁着,器材都还在。然后,一个女人的骂声,有时是哭声,开始在梦中蔓延,与狗的怒吼、猫的尖叫交错。然后堂姐出现了,弟弟出现了,可怖的氛围变成热闹的春节。父亲居然买回各式各样的锣鼓,惹来不少看客。房子变成藏式的。藏房对面却是西方城市的街道。街道上也很热闹,有许多巡逻的警察,显然蕴含着动乱的不安分子。所有这一切发生时,她都是一个局外人,漂浮在半空,惊奇地看着,像看戏。 半梦半醒的她极力想弄明白半夜里所发生的一切。猫狗为何怒叫,那女人究竟是谁?堂姐想对她说什么?弟弟又在干什么?父亲为什么在孤独的藏房里玩锣鼓?西方城市街道的动乱与猫狗的怒叫有什么关系? 她努力想在梦里寻求答案。徒然。当她再次睁眼,天亮了。她看见台面的相机,稍放心了。又不甘心,因为弄不明白昨夜的猫狗事件。于是再闭上眼睛,企图能从梦中找到答案。那努力仍旧徒然。除了一堆乱梦,她什么也得不到。她终于在阳光从窗户钻进房间的时候,放弃所有的努力,起床了。 起床后,看窗外。窗外阳光明媚,安静如在乡间。那半夜里猫狗的怒叫似乎很遥远了。

Posted in 中文 | Comments Off on 半夜听见猫狗叫

一个梦: 我的拇指甲飞速地长,形成贝壳的形状,然后脱落。一个贝壳脱落后,新的又长出来。 过了一些日子,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街市上有一具男人的尸体。一群人用九牛二虎之力把那尸体抬去焚烧。我好奇地观看。当人群散去,我看见那个尸体盘腿坐在离地面两米高的空中。他的四周是灰色的骨灰形成的环。那环像环绕佛像的那种,但没有光,没有色彩,是骨灰,灰色的。他似乎在微笑。

Posted in p-journal, 中文 | Comments Off on 梦

Xingjing Village (兴井村)

中秋那天, 与华师的韩益民老师, 其学生格花, 及河源文联某主任一同到和平县林和寨的兴井村. 村子古老, 四角楼古韵十足, 可惜是短时间里的走马观花.  更可惜古村的保护措施多有缺欠. 有人提出发展古村落旅游业, 以此重振古村落文化. 或许也是一条路子, 可想想全国上上下下的旅游旺地, 许多都已面目模糊. 不免又有些怀疑. Snapshots from a day trip to Xingjing Village of Heping County. Snapshots, lazy snapshots. Should have think more and camera should have been more active:(

Posted in p-journal, 中文 | Comments Off on Xingjing Village (兴井村)

终于写了中文

整理书架, 居然发现很多年前在祖国西部旅行的日记, 还有我的最后一本(第十五本)手写的风信子, 都写在白纸上的, 一大沓…… 不舍得仍, 又不想带着沉甸甸的笔记本它们満世界跑. 决定把它们敲进电脑, 然后把手写的日记烧毁. 今晚敲了九千多字.  重读多年前的日记, 很多几乎遗忘的事情, 忽然变得清晰, 然后感概: 我曾经是多么年轻!  一定有别字的, 千万别怪责……             2002年夏      “我要去四川和云南.” 我在电话里对母亲说.  “又是一个人么?”  “嗯.”  “唉……”  我于是说了许多苍白而空洞的话安慰母亲, 好让她放心. 徒劳. 母亲还是连连叹气. “唉, 你这个人啊……”她总担心我, 担心我一人在外的健康和安全,最担心是我的任性和固执. 但我永远抵挡不住独行远方的诱惑.我只能在心里请求她原谅我, 求她别为我担惊受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中文 | Comments Off on 终于写了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