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3

闲谈爱情和革命

小时候,我爱听童话故事。王子与公主的故事,百听不厌,总缠着小姨给我讲。每次,小姨都用同一句话结束不同的故事: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少女时代,我虽不是言情小说迷,却也读过几本。故事情节已经不记得了,但那些小说的公式却很清楚,不外乎是俊男美女、郎才女貌,一见钟情,坠入爱河,难以自拔,无奈阶级出身相异,不是门当户对,遭遇了家长的极力反对,又或遭遇各种阴差阳错的误会与挫折,让他们的情感旅程充满艰辛与坎坷。这对男女却很勇敢,哪怕众叛亲离,也要在一起,历经千回百转,千辛万苦,千难万险,有情人终成眷属,小说圆满结局,让那些为主人公哭肿眼睛的读者破涕为笑,一边憧憬着自己的爱情。 不用费太多心思就能发现,言情小说不过把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公主变成更有看起来更有现实味道的俊男美女。童话骗孩子,小说骗少女。即便当孩子和少女发现他们读到的故事离现实有距离,他们也常常选择相信那些虚假的故事,因为它们比现实美丽。 可是,当少女不再是少女,而是有夫之妇,同时又是母亲、儿媳、公司或政府的职员,她终于无法忽视,也不能逃避现实:原来有情人终成眷属只是一个开始,离真实的结局还很远。婚后日复一日面对的一地鸡毛远比俊男美女含情脉脉相视无言胜有言的浪漫画面更有重量,足以压垮一段婚姻。于是,她/他要离婚,怀着遗憾,继续追寻浪漫,但第二次浪漫还没追到,就容颜不再,离俊男美女的浪漫一万八千里那么远,于是悔当初不该离婚;或者,以爱情的名义搞婚外恋,只不过,这婚外恋,大多也以悲剧收场,因为,但凡是人,都要过日子,一地鸡毛,总在那儿,等着你去收拾。又或者,忍受不再有爱的婚姻,怨气冲天地把一地鸡毛弄得满天飞。这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当然,爱情并不总这样悲观。但只有为数极少的人懂得在有情人终成眷属之后去经营两人的情感,让婚姻在铺满一地鸡毛的道路上慢慢行进。在中国,很多人都经历着自导自演的不幸的婚姻。而同时,一代又一代的少女们继续在俊男美女的言情小说里憧憬爱情,直到残酷的现实将她们的渴望碾碎为泥。 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大多人热爱美丽的谎言,大多数人倾向于逃避现实,以至于当不得不面对现实时,她们手足无措,反应过激,弄巧成拙,悲剧终于不可避免。 这是不是人的短视本性使然?这不好下定论,但我在另一个领域发现了类似的现象——革命。 以前总觉得爱情离革命很遥远,完全不同的两码事——虽然革命志士恋爱结婚。一边是卿卿我我的一对男女深陷在两人的小世界里,似乎世界里没有旁人,一边是轰轰烈烈的救世情怀,英勇斗士为了国家为了革命不惜洒热血抛头颅,死前也要高喊一句“革命万岁、民主万岁”之类的话。我们小时候读的那些革命小说不都这样吗?我们的老师总说这些烈士是为我们牺牲的,虽然他们当时还不知道我们会出生来到这个世界。当然,我那时候没有怀疑过烈士们为我做出的巨大牺牲。哪怕是现在,我也相信有人的确就是那么伟大的,可以为他们不认识的人牺牲他们的性命。 可是,革命,可是,革命……革命究竟是什么? 我常常怀疑,革命其实和言情小说里的爱情一样,不过是幼稚和脆弱的激情,是过于旺盛的荷尔蒙,常常被趁空而入的有心之人利用。革命的发生,就像爱情那样令一些人热血沸腾,它的结局,也像爱情一样令大多数人失望。前年,在埃及的解放广场,年轻人激扬地聚集在一起,争取他们应得的权利。去年,他们似乎胜利了。全世界的人都欢呼起来,说“阿拉伯之春”终于到啦。但幸福的民主生活并没到来。有人大概觉得吃惊,就像婚后的人们吃惊地发现幸福原来并没有随婚礼生效。看看眼下的埃及,看看眼下叙利亚吧。在埃及,大家都没想到,上台不久的穆斯林兄弟会竟然就被军方——又是军方——赶下台了,埃及又乱成一片,人们又涌进解放广场,又一次革起命来,刺眼的红色激情里,一条条生命在枪口倒下。革命仍继续着,幸福的民主生活却更遥远了。我猜想,埃及的问题在于人们只看到革命的浪漫、气势和威力——它足以让政府倒台,但他们没考虑到轰轰烈烈的革命之后重建政府、管理国家的艰难。破而不立,悲剧是不可避免的,正如只知道卿卿我我地说情话,只知道追求快速心跳,而不懂得经营情感和家庭生活的人必定要遭遇破裂婚姻。破裂的婚姻不好收摊,双方都痛苦,连带他们的父母、孩子都跟着痛苦。无果的革命更难收摊,鲜血白白洒了,性命白白牺牲了,民主仍是无望。在埃及,仍有年轻人充满激情地挥舞着革命的旗帜,他们的旺盛的气势既教人羡慕,又教人心痛,因为他们很多人是为了革命而革命,如爱情那般盲目。我就想,有多少人能听懂熊培云发自肺腑的良言呢?他说:革命是为了不革命。 乔治.奥维尔老早就深知革命的本质,写了《1984》,还写了《动物农庄》这样的寓言小说。《动物农庄》里的情节,在历史上,在今天,在世界各地,已经被重演了无数遍,或许将来还要继续演的,就像爱情,不论爱情的下场多么悲惨,荷尔蒙旺盛的年轻人总要跌进去的。呜呼!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Posted in p-journal | Comments Off on 闲谈爱情和革命

1分钟年华老去……

http://video.sina.com.cn/p/news/gaoxiao/v/2013-09-12/115562900485.html?opsubject_id=top1 What is life? How is life? Where is it going? No need to say anything.It is all there and it is scary.

Posted in p-journal | Comments Off on 1分钟年华老去……

balloons and mannequin

Came across color balloons and a mannequin in east Shipai (石牌东) last night. A strange feeling.

Posted in p-journal | Comments Off on balloons and mannequ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