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听见猫狗叫

应该是在凌晨两、三点以后,又或许是黎明前。总之那时天漆黑, 屋外风紧而冷。她卷睡在地上的床垫,紧裹着一条旧薄的丝绵被,加盖一个睡袋。也不知有没有做梦。忽然间,窗外有狗忽然怒吠、猫同时尖叫。狗吠短促却愤怒,猫叫凄厉而钻心 。她惊醒,悚然,半睁了睡眼,想, 是谁在深更半夜惊怒了熟睡的猫狗?屋外发生什么事情了?偷盗?命案? 50年代那个血淋淋的命案,被Capote写成“In Cold Blood”的那个命案,也是在寒冷、漆黑的凌晨发生的。当时也是冷风紧吹。她企图睁眼,极力环顾四周。四周一片黑。她闭着眼睛告诉自己,屋门锁紧了,房间门也反锁着。她所有的器材都在房里。于是闭眼继续睡。

但那狗的怒吼、猫的尖叫已经实打实地在她心间留下烙印。睡梦中,她时不时睁眼看漆黑的四周,每次都告诉自己,楼下屋门锁紧了,房门反锁着,器材都还在。然后,一个女人的骂声,有时是哭声,开始在梦中蔓延,与狗的怒吼、猫的尖叫交错。然后堂姐出现了,弟弟出现了,可怖的氛围变成热闹的春节。父亲居然买回各式各样的锣鼓,惹来不少看客。房子变成藏式的。藏房对面却是西方城市的街道。街道上也很热闹,有许多巡逻的警察,显然蕴含着动乱的不安分子。所有这一切发生时,她都是一个局外人,漂浮在半空,惊奇地看着,像看戏。

半梦半醒的她极力想弄明白半夜里所发生的一切。猫狗为何怒叫,那女人究竟是谁?堂姐想对她说什么?弟弟又在干什么?父亲为什么在孤独的藏房里玩锣鼓?西方城市街道的动乱与猫狗的怒叫有什么关系?

她努力想在梦里寻求答案。徒然。当她再次睁眼,天亮了。她看见台面的相机,稍放心了。又不甘心,因为弄不明白昨夜的猫狗事件。于是再闭上眼睛,企图能从梦中找到答案。那努力仍旧徒然。除了一堆乱梦,她什么也得不到。她终于在阳光从窗户钻进房间的时候,放弃所有的努力,起床了。

起床后,看窗外。窗外阳光明媚,安静如在乡间。那半夜里猫狗的怒叫似乎很遥远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