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狗同居

很小的时候,我们家养过狗。不是宠物狗,也没有把狗栓住,或关在家里。那狗是可以自由走动的。他后来失踪了。听说是被人杀了。凶器是榔头。我有时会看到榔头狠敲狗脑袋的画面,凶残得很。母亲大概恨恨地诅咒过偷杀我们家狗的人。但不记得我们特别伤心。
我 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也吃过狗肉。南方人的煮法,多是用陈皮、姜、料酒焖煮。没觉得特别好吃。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爱吃狗。有时候美国人问我,听说你们中国吃狗,真的吗?我开始觉得难为情,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的问题。后来就解释说:吃和文化有关,吃狗不等于野蛮,只是对狗的看法不一样。再后来,我就直截了当地回答:对啊。我还吃过呢。

前几天读新闻,说广东博罗有人偷狗,手法忒凶狠。他们偷来 的狗,都是为了卖狗肉。这样的事情,每年冬天都有听说,所以没有特别觉得惊悚。至少不像偷小孩的新闻让人觉得恐怖。毕竟狗不是人。可是,还是觉得偷狗的人 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和狗玩玩,如同和小孩玩玩,是很开心的事情。但我是不会主动选择养狗的。最大的原因是总觉得狗应该自由,而不是被栓在四壁里狭小的空间。所有的动物,都应该自由。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还有一个原因:养狗花时间。当狗变成宠物,就像小孩那样需要你陪他,要遛狗,我记得曾经有过一个室友,喜欢狗,养了一条很可爱的狗。但那狗整天整夜被禁 在两室两厅的公寓里。她的主人除了上班,还花很多时间找未来丈夫,根本没时间陪狗、遛狗。结果是我觉得狗可怜,有空就遛遛她。每次,我或室友离家的时候,那狗就在阳 台凄厉地叫喊。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心里暗怨室友:没时间,就别养狗。

还记得在国内遇到过这样一些人,多是少奶奶类的人,有钱又有闲,就养狗了。养的多是小宠物狗,毛茸茸的那种,白色居多。少奶奶们常常把狗好好打扮过,抱着他们,同抱婴儿似的,或把他们放在看起来较贵的挎包里,就那样上街或串门。她们很会炫耀自己:我们不属于只吃狗的阶层,我们拿狗当宠物的。当然,这些人大概也吃狗的。一想起那些抱狗少妇们的嘴脸,就觉得一阵恶心。

所以,我是从没想过养狗的。但没想到现在和狗同居。除了 一个“男人老狗”,还有两条女狗。 一条叫Gracie,另一条叫Karma。Karma是Rex的狗,养了六、七年。用“男人老狗”Rex的话,Karma在他最艰难时候给了他无限的爱和支持。所以他 对karma的感情是很深厚的,简直就是一个小情人那样。我搬进来的时候,每天晚上都和karma争夺床位。她觉得很委屈,因为我抢了她的情人和床位。我 也觉得委屈:我是人啊,怎么天天和狗抢床?后来还是人赢了,Karma开始习惯在地上睡觉。有时候,她会在半夜偷偷跳上床,在我脚边躺下,我也慢慢习惯了,不再叫 嚷着让她下床。

Gracie原是野狗,被人送到宠物寄托所。可能是因为毛色墨黑,好久都没人愿意领养,寄托所准备让她安乐死。Rex不想让她死,就暂时领养了她。Gracie野性很足,嫉妒心也特别强。你要是摸摸Karma,她就一定会跑过来,挤走Karma,让你摸她。Karma就很委屈地看你,眼睛眨巴眨巴地,直到你的手离开Gracie,放到她的身上。后来,我发现,Karma并不是弱者,而是装弱,好让人疼她。她知道什么时候该装弱,什么时候对Gracie凶。Gracie也知道karma的心机,但并不理会,继续野蛮地抢座位、抢食物。她知道自己年轻力壮,身手敏捷,已界中年的Karma怎么也争不过她的。

其实,有时我们两个人都争不过她。晚上晚饭后,两条狗趴在沙发上,Karma占了一个位,Gracie占了一个半位,剩下半个位置,我们没法坐。开始我们装着要给她们好吃的,哄她们到厨房,然后飞快跑到厅里的沙发,坐下,大笑。他们发现上当了,很灰心地趴在地下,找机会再跳上沙发。受骗一次以后,他们再也不听哄了。我们从此只好硬把自己的身体挤到沙发。

我每天上午都带Karma和Gracie出去溜达,手里总拎着四个塑料袋,装狗粪用的。天天跟在狗屁股后边,一旦她们“大大”了,就乖乖地把那臭烘烘的东西从地上收拾起来,这也让我觉得委屈。可是狗不管,到时间了,她们就在跟前跳啊、嚷啊,提醒我该出门溜达了。我只好拎了几个塑料袋,带她们出去散步,否则,她们就在屋子里拉撒,把房子弄得臭烘烘的。
对了,除了要有时间遛狗,还要有时间清扫狗毛。我每天都扫狗毛,然后用吸尘机吸。但屋里的狗毛怎么也清不完。我每天都对狗说,你要是不掉狗毛,或能清扫自己的狗毛,我会喜欢你多一点。她们根本不理会,有时还马上抖抖身体,狗毛马上四处乱飞。我气得对她们瞪眼,骂她们不是好狗。Rex就在一旁笑我。

和狗住了几个月,居然也习惯了,有时忘记她们是狗。我在书房读书或编辑图片的时候,她们喜欢在我脚边趴下。离我近一点的狗,时不时蹭蹭我,眼睛眨巴地看我,那眼神,似乎是充满了爱,就忍不住摸摸她,叫叫她的名字。然后,另一只狗就走过来,让你示爱。然后两只狗就争打起来,就为了能在离你近一点的位置趴在你脚边。那感觉,就像两个男人为了你决一生死,很能满足虚荣心的。不过,我是不让他们舔我的脸的。那黏糊糊、湿漉漉的感觉,很歪腻。她们干坏事的时候,我还照骂她们不是好狗。可骂完了,每天还是乖乖地在她们屁股后捡狗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journal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