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陋的中国人》

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首次发表在八十年代初。当时我还是个小皮孩儿,没读它是很自然的。九十年代中、后期,我大学毕业后手执教鞭,喜欢读书,但就是没有读《丑陋的中国人》。为什么呢?是逆反心理在作怪。《丑陋的中国人》这书名噱头气太重,有炒作的嫌疑。我厌恶炒作,也就“不屑”读它了。

如今看来,我那种“不屑”读它的心理大概正是柏杨批判中国人的陋习之一:虚傲。书还没读,还不知道里头的内容和思想,有什么理由和资格对它表示不屑?!

近来,因为在考虑回国发展的可能性,我常常上网读关于中国的消息。离国近七年,发现自己对祖国的现状不太了解,有点恐惧回国。恐惧一方面来自对国内现状的无知,另一方面却是来自对国人陋习的熟悉。因为恐惧,就想更多了解国内目前的情境。我常到华师大韩益民老师的博客读他的文章。韩老师的博文信息量丰富,有很强的思辨性。他理性批判负面事件,同时又不悲观。

昨夜,在韩老师的博客读了关于华师大525事件的零星消息,又去网上搜索相关事件的信息,终于知道事情始末,既觉得悲哀,又欣赏那些大学生的勇气。这是题外话了。对华师大525事件的搜索把我引领到与事件不相关的博客和文章。其中凤凰网一篇博文,说《丑陋的中国人》出世已经过了三十年,中国人仍那么丑陋,仍摆脱不掉酱缸的污染。文章很短,但说得头头是道。我于是跑到新浪读书网,开始读柏杨的《丑陋的中国人》

读了柏杨的文字,才发现柏杨原来是很可爱的一个老头儿——可惜已经谢世。他的文风泼辣得很,或许有时候有点偏激,对陋习之根本原因的解释也可能不一定完全正确——我的历史和国学根底很浅,没资格做评判,但他的对国人习性的观察却是很到位、很深刻的。从他对国人陋习的抨击能强烈感觉到他对自己文化的热爱和无奈,无异于鲁迅的‘怒气不争,哀其不幸”。但他比鲁迅更直接。

昨夜读了一大半,读得心情澎湃,书没读完,就向妹妹发信推荐此书。今晨起来继续读。读完,发了好一阵呆。心里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觉得要好好梳理读书感想,然后写下来,又有点懒惰。只觉得要买下这书的印刷版,以后要时不时读它,就像女人要照镜子那样。对柏杨先生指出的陋习,无则加勉,有则改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中文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