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梦:

我的拇指甲飞速地长,形成贝壳的形状,然后脱落。一个贝壳脱落后,新的又长出来。

过了一些日子,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街市上有一具男人的尸体。一群人用九牛二虎之力把那尸体抬去焚烧。我好奇地观看。当人群散去,我看见那个尸体盘腿坐在离地面两米高的空中。他的四周是灰色的骨灰形成的环。那环像环绕佛像的那种,但没有光,没有色彩,是骨灰,灰色的。他似乎在微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journal, 中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