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ity life

路上,家,母亲的笑 on the road, home,mom’s laughter

(Note: English text below Chinese.) 在中国,尤其是在广州,人满为患。在地铁和公交车里,很少能坐着。从车外往里看,人们很无奈地挤着。广州的公交车和地铁总让我想起市场里的鸡笼。这个画面从我二十多年前第一次去广州的时候起,就一直贴在我脑海里。过了那么多年,广州已经很现代化了——用我那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朋友们的话说,广州比他们的美国城市还现代,但公交车=鸡笼的画面仍牢牢贴在我的脑海里。 元旦那天,我和波、群挤地铁从员村到芳村,然后在芳村转挤公共汽车,到佛山探望群的父母,去吃大盘鸡,还有新疆面条。群的父母是朴实、善良的人,并且好客。所以,挤一个多小时的车很值得。可是,我仍然很想念开车到处乱逛的日子。那种自由,在中国,似乎可望不可及。 多年没去芳村,发现原本荒凉的地段如今也热闹了,还有些杂乱。街头到处是摆地摊的。那些人自称来自西藏,专卖野生动物的骨、角、爪子等。我看见几个老虎爪子,巨大而张狂。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不是真的。希望不是的。不然,我们的稀有动物就更稀少了。 路上还遇到一个老人,神情有些古怪。我拍了一张他的照片,然后谢谢他。他盯着我,有审视的意思。今天,我看他的照片,忽然觉得他有点哲人的味道。 前天终于又回老家河源去。妹妹也带了孩子回娘家来。我那敏感又可爱的小外甥女教她的外公、外婆玩一个手机游戏:一只学舌猫,阴阳怪调地重复我们说的每一句话。这个简单又好玩的游戏充分暴露了我母亲的儿童本性。她不断地咯咯大笑,笑得喘不过气来,仍没能忍住笑。原本被学舌猫引得发笑的外甥女于是发现她的外婆原来比学舌猫更好笑。 For those who always criticize China’s one-child policy, I suggest they come to live in China and live a life like most Chinese citizens, who have to squeeze into a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路上,家,母亲的笑 on the road, home,mom’s laughter

圣诞这个星期, This week

(Note: English below Chinese text) 回国来一个多月,看到很多图片,但拍的并不多,常常是在上、下班的路上,或和朋友聚会的途中,蜻蜓点水似的抓拍一些图片。所以这些图片,多是粗糙的。之所以蜻蜓点水,是因为总是很匆忙,还因为我发现在国内拍片比在美国要困难很多。人们总是有很高的警惕心理。我仍保留着在美国的拍片习惯——总要事先征求被拍者的同意,才端起相机。结果,大多数人都给我一声恶狠狠或冷冰冰的“不”,他们看我的眼神也很奇怪,似乎我是一个怪物。 然而,中国的社会景象似乎比美国更加丰富、精彩,很值得纪录下来。我真希望能花时间好好拍摄。我希望我有足够的时间和拍摄对象沟通,让他们知道,我没有恶意,只是想用我的相机拍下我看到的文化和社会景象,或者正在发生的、老百姓的历史。 圣诞这周,仅是在上下班的路上,和朋友下馆子的途中,就可以强烈感受到当今中国是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蒙太奇世界。 在广州最新、最昂贵的珠江新城,赶潮流的人们仿效西洋人戴上心形荧光眼镜、荧光牛角、还有新奥尔良狂欢节面具,走到银光闪烁的圣诞树旁拍照。离珠江新城只有三个地铁站的员村,三个满身满脸灰尘、发育不良、眼睛凄苦的孩子在街头吃力地卖艺。他们用破烂的音响播放流行月,惹来驱赶他们的警察。在一个高档四川餐馆,吃客们欣赏着传统的中国艺术表演:变脸和长嘴茶壶舞蹈……这是我离开七年后再回来看的中国。 Ever since I moved back to China, I often feel guilty because I haven’t been able to photograph as much and as often as I hope to. It is much mo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 ,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圣诞这个星期, This week

New York snapshots

A few snapshots from New York weeks ago, which I almost forgot. 几张在纽约拍的散图,要不是昨日整理图片,都忘了它们了。 骑自行车去MoMa时,路过这个餐馆,被里头的红、黑二色吸引,就走进去和人家瞎聊一会儿。Riding a bike past this restaurant, I was struck by the red and black in it, thus went in to take a look. 每次坐地铁,都不能把眼睛从墙上的画面拉走。I can never tak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New York snapshots

Girls for Sale 女孩折价待售

Girls for Sale – Images by xiaomei chen 上周五晚,华盛顿的小资社区Georgetown举办Fashion’s Night Out。橱窗里站真人模特,都是女性,有小女孩,也有熟女。这算是文化活动,更是商业推广,目的很明确,就是吸引物质男女来疯狂购物。这其实就是PR活动。在雨中倘佯着,并没有什么心情拍摄物质男女们的兴奋。回来后,也不急着编辑图片。今天,终于一边看9/11纪念日新闻专题,一边编辑那晚的图片。忽然想,其实当晚可以使使坏,学Martin Parr,用镜头暴露生活里荒唐的一面:女孩折价待售。可惜,意识到这点时已经太晚。 Photographed Fashion’s Night Out in Georgetown, Wasington, DC last Friday. Honestly, I was not very interested in such PR events and I didn’t put too much heart o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Girls for Sale 女孩折价待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