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amily

The spinning stops at our yard 院子里的午后

(English text below Chinese) 有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无法停止的陀螺。拍片、编辑图片、写稿、策划我的绿舟项目、给亲戚的孩子辅导英语、到银行等机构办各种杂事……事情总没完没了。这周做了两个采访,写了两篇稿子,还要再写一篇,必须在后天去纽约前赶出来。一边想稿子,一边想在纽约和DC的采访提纲和肖像拍摄,还想着去纽约时千万别漏带器材……我的脑瓜虽然扁圆,但它的本质是一个陀螺。我几乎能看见它在高速旋转。这时候,我就想起朋友李伊安。他曾经像陀螺那样转,但终于停下来,静下来,安详而喜悦地过每一天。他建议我到中大附近的行家茶行,因为他知道我太需要让我内心的陀螺停止旋转。 好几次,我计划去行家茶行,却总因为杂事而放弃。今天,午饭后,决定无论如何不能马上继续工作,端了咖啡和爸妈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没有比冬天的太阳更温暖的东西。没什么比和父母在一起晒太阳更幸福的事情。 刚开始学会喝咖啡的八旬老父亲轻呷一口咖啡,赞叹说:“真香啊!怎么以前会不喜欢咖啡呢?!”他脸朝阳光,微微笑着。母亲还不习惯咖啡的甘苦味,喝得慢,揶揄父亲说,“你喝得太快,说明你还不懂品尝咖啡。”说完,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样安详、温暖的冬日午后,感觉比在昏暗的暖灯下喝酒、听音乐更舒服,更快乐,并让我想起了德彪西的《牧神的午后》(L’après-midi d’un faune),虽然我们家院子里爱的气氛与牧神的梦有点不搭。 可能因为我离家多年终于再回到家里,父母对我宠爱有加,好像我是他们刚出生没多久的独生女。我则因为自己年龄渐增而父母虽年迈却可爱又纯真,也像宠爱孩子一样宠爱着他们。我们就这样相互宠爱。这或许是我不愿意长呆广州的主要原因。 Sometimes I see myself spinning at a high speed. Shooting my personal projects, editing pictures, writing, preparing for my Earthship project, helping a relative learn English, running errands….A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The spinning stops at our yard 院子里的午后

Huangtian 黄田

(Note: English text below Chinese) 黄田依山傍水,因为东江的缘故,曾是粤东山区一个交通枢纽、商业中心。到赶集的日子,就很热闹。但它还是一个小镇子。现在,它不但小,而且落魄了。因为现代交通的发达,东江似乎失去了它作为交通枢纽的作用。人们不再乘船远行,而是坐车走高速公路。年轻人也再守不住山区小镇的寂寞,渐渐离乡到大城市去。镇里唯一的客家围龙屋也只剩了个空壳。 但中国人总忘不了自己的根。人走了,家族的祠堂还是要建起来。有了祠堂,老祖宗才能保佑自己和后代。一月九日,黄田的曾氏祠堂落成,举行了入伙典礼。炮仗、香烛、锣鼓、舞狮表演和人群让平日寂寞的小镇忽然热闹起来。 Huangtian, a small Hakka town in east Guangdong Province, sits by the East River and in the valley of Gui Mountains. Before express highways were built, the East River was an important wat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Huangtian 黄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