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ove

实打实的爱情

马路对面走来一对老夫妇,步履蹒跚。老太太搀着老头儿的胳膊,脸忽左忽右,看着路面混乱的车流,小心翼翼。过了马路,老太太忽然撇下老头儿,朝我坐的10A公交车小跑过来,很着急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担心她会跌倒在地,她脸上却是一副一心一意和绝不妥协的表情。她气喘吁吁地爬上车,在靠近车门的位置坐下,又把左手放在旁座上,身体稍稍向右前方倾斜,脸朝车门看,直到老头儿也上了车,走到她跟前,才把手从旁座移开,轻轻扶了老头儿的胳膊,让他坐下。这是实打实的爱情。我看着他们,不觉咧嘴笑了。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Comments Off on 实打实的爱情

The spinning stops at our yard 院子里的午后

(English text below Chinese) 有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无法停止的陀螺。拍片、编辑图片、写稿、策划我的绿舟项目、给亲戚的孩子辅导英语、到银行等机构办各种杂事……事情总没完没了。这周做了两个采访,写了两篇稿子,还要再写一篇,必须在后天去纽约前赶出来。一边想稿子,一边想在纽约和DC的采访提纲和肖像拍摄,还想着去纽约时千万别漏带器材……我的脑瓜虽然扁圆,但它的本质是一个陀螺。我几乎能看见它在高速旋转。这时候,我就想起朋友李伊安。他曾经像陀螺那样转,但终于停下来,静下来,安详而喜悦地过每一天。他建议我到中大附近的行家茶行,因为他知道我太需要让我内心的陀螺停止旋转。 好几次,我计划去行家茶行,却总因为杂事而放弃。今天,午饭后,决定无论如何不能马上继续工作,端了咖啡和爸妈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没有比冬天的太阳更温暖的东西。没什么比和父母在一起晒太阳更幸福的事情。 刚开始学会喝咖啡的八旬老父亲轻呷一口咖啡,赞叹说:“真香啊!怎么以前会不喜欢咖啡呢?!”他脸朝阳光,微微笑着。母亲还不习惯咖啡的甘苦味,喝得慢,揶揄父亲说,“你喝得太快,说明你还不懂品尝咖啡。”说完,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样安详、温暖的冬日午后,感觉比在昏暗的暖灯下喝酒、听音乐更舒服,更快乐,并让我想起了德彪西的《牧神的午后》(L’après-midi d’un faune),虽然我们家院子里爱的气氛与牧神的梦有点不搭。 可能因为我离家多年终于再回到家里,父母对我宠爱有加,好像我是他们刚出生没多久的独生女。我则因为自己年龄渐增而父母虽年迈却可爱又纯真,也像宠爱孩子一样宠爱着他们。我们就这样相互宠爱。这或许是我不愿意长呆广州的主要原因。 Sometimes I see myself spinning at a high speed. Shooting my personal projects, editing pictures, writing, preparing for my Earthship project, helping a relative learn English, running errands….A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The spinning stops at our yard 院子里的午后

romance on the street 街头的浪漫

I found this image while digging some folders of images from a 2009 trip to Scotland. 09年,苏格兰爱丁堡街头的浪漫。 More street snapshots here: “Scotland – street scenes – Images by xiaomei chen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romance on the street 街头的浪漫

Toilet or Love? 厕所和爱,谁重要?

(Notes: English version is after Chinese.) 昨晚,我们五个华人,在Brooklyn一间宽而长的公寓,美美填满肠胃,又往血管灌了些酒精,听着三十年代的上海老流行歌,开始天南地北地聊天。 五个同裔的人,不能用华语交流,共同语言是鬼话英语。于是会讲中文(普通话或粤语)的人就敦促只会讲英语的Marcus学中文。我说,首先要学会一个顶重要的词:厕所。Alan Chin(陈本儒)连忙高呼:no!no!no!最重要的词是LOVE!LOVE! LOVE! 本来想反驳他说:“Thales说,‘世界万物当中,最强有力的,是基本需求,因为它主导一切。’[…Of all things,  the strongest, (is) necessity, for it masters all。]”但扯着淡,脑子不能“聚焦,”竟忘了。 今天在百老汇游移,在人潮中变成一个缓慢移动的小点儿,一个东张西望的小点儿,看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忽然想起昨晚关于厕所与爱的讨论,不禁问:穿梭在这个繁忙地带的人们,尤其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他们首先想到究竟是厕所呢,还是爱? 要应急的时候,我自己是一定会想,厕所在哪儿呢?而不是“爱在哪儿?”爱这东西,太遥远了,不但不可及,有时还不可望。 After feeding our stomachs with best home cooked food and mixing our blood with wine, we start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journal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Toilet or Love? 厕所和爱,谁重要?